少熬夜别失眠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肖戴】暗恋这点小事

小学生文笔

ooc×3

惨不忍睹的文笔,欢迎捉虫 ——————————————————————

戴妍琦注意肖时钦挺久了。

他坐在她前面,挺近的。平常也经常一起聊天。

她本身是一个挺不拘小节的姑娘,和女孩玩得来,聊一堆明星的八卦,说起这个她眼睛都不眨一下,眉飞色舞唾沫星子乱飞。周围的男生纷纷侧目。她和男生也混的挺好,大大咧咧的。

因为她,她和她同桌还有前面的两男的就成了一小组似的,中午可以为了一道题目拍桌子发生争论,也经常一起借笔记什么的。

两个男的里面,肖时钦在内。

她也不知道怎么会糊里糊涂地喜欢上他了,也许是因为他这人负责?还是别的什么? 她自己也不清楚。

因为他们是朋友,然后又因为都是班干部经常要一起做事,总之,两人之间的小事还真挺多的。

戴妍琦坐在最后一排,明明个子很高的男生多的是,但老师总怕男生聚集起来不好管理,于是就叫了戴妍琦和她同桌坐在最后一排作为传说中隔断了牵牛织女的银河。 这样的后果是——她上课会看不见,这时候,她只能用手指轻轻戳前面的肖时钦的背,前面的人感受到了就把自己往后挪一点,微微偏过头听她讲话。然后他的身子就会往下一点点,让她能够看清黑板上的字。

她有时候无意手指刮到了他的背,他就略带疑惑地侧过来一点点,看着她。她连忙说没有事只是无意,他就笑了,“嗯”了一声又转回去。她也笑。

班里的课代表都不是什么让人省心的主,就因为最最逗比的语文课代表仗着身高把作业写到了黑板最顶上还向其他课代表做了一个挑衅的眼神,全体课代表震怒,于是都竭尽所能把作业写到顶上。 最后可怜的是戴妍琦小朋友,她那天恰逢擦黑板。她偷偷站到讲台上垫了垫脚,发现无法驾驭这样的擦黑板重任,又心塞地想跳起来试试,然后班里最高的那个男生就说了一句:“小戴,你是无法触及我们的高度的!下去吧!”他嗓门还真挺大,然后大家哄堂大笑。戴妍琦自己也觉得挺好笑,大家也没说错嘛。不过她还真不想擦黑板了,太丢人了。

午自修的时候,她轻轻戳了戳前面的肖时钦,前面的人转过来:“什么事?”说着还挑了挑眉。 戴妍琦挺可怜地看着他“能不能等会儿下课帮我把黑板擦一下。” “小事啊交给我了。”他笑了一下,然后又转过去了。 一下课,肖时钦就大步走上讲台,拿起板刷没几下就把黑板擦干净了,他的衣袖挽起,露出净白的小臂,很匀称,戴妍琦就一直看着他的手。

这种互相帮忙的事数不胜数。 晚上做题的时候,她一直心不在焉,想着肖时钦的手,他的手真是好看,是那种修长的却又不过分的突出骨头的手,而她偏偏又是个手控。这样一来,倒是为了自己的喜欢又找到了一个理由呢。她偷偷地笑。

数学题的草稿打了一页又一页,她突然就又忘记了题目,然后想着肖时钦,想着他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脾气,这么好看的手,偏偏成绩也好。不经意间就在草稿本上写上了“肖时钦”三个字,等她发现的时候,也没舍得胶掉,只是用黑笔重重的涂去了,想着“总不会有人看见的”,然后怀揣着心事入梦。

第二天同桌拼尽一夜也没能攻克数学的最后一道题,她就拿出数学草稿本和作业本给她讲解,讲到一半同桌突然指着那被涂掉的三个字问她,这写了什么?然后又辨认出来了——“肖时钦?!” 她没说什么但却把本子收起来了,然后继续讲题,没人注意到,她微微发红的脸。

她想:“被人说破的感觉真尴尬。” 但她的同桌居然没说什么。她松了一口气。

这件暗恋的事其实也有人知道,隔壁班的苏沐橙一直想要劝她表白,但她一直没说出口。

她怕连朋友都没得做。

班里却有八卦传出来,关于他和她,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心情,但似乎并不怎么好,大概是愤怒的。因为这种暗恋的心情如果变成大家讨论的话题,那就不值得一提了。虽然传出来的八卦是他们俩在一起。

有人当着他们的面说过,还冲他们俩挤了挤眼,戴妍琦挺生气,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她只是略委屈地站在那里,咬着嘴唇,留下深深的牙印。她也看了一眼肖时钦,他没有笑,只是直直地看着说话的这两个人,她看见他握紧了拳头,指甲似乎都嵌入了手掌。

然后在这句话说过的下一个课间,他突然转过来和她说:“他们不会再传了,你放心,有我呢。”他声音特别轻,但是又特别有力,就像他这个人,让人不由地就依靠上去。 然后这场八卦就似乎没人提起了,这让她那种害怕被别人窥破秘密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

她就一直这么暗恋着坐在她前面的那个少年,空下来的时候总是想着他们之间的小事,细碎的,却让她一直记得。

有人说过,记忆是最不靠谱的东西,于是她只能每天把已经用过的时光回想一次,然后牢牢记住。

这场暗恋一直延续了高中的三年。 终于到了毕业那天,毕业典礼结束了,将要离开这所学校,谁都不舍,在谢师宴上,每个人都喝了很多酒,一个一个地敬过去,到了最后,那些女生忍不住哭了。

戴妍琦也是一个。

她喝的不算多,但已经有点晕了,一想起来好不容易混熟的班级,都有了属于自己的笑点的班级又要分开,眼睛就涩涩的,然后她就坐在那轻声地哭,有人过来安慰她,她一擦眼泪,“来!我们喝!”笑容灿烂。

到了结束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十点多,她喝的有点多,正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外走,突然有人说:“我和你一起走吧。” 是肖时钦。他也喝了酒,脸上略微有些红,但人倒是特别清醒。他今天穿了一件格子衬衫,袖子挽起,下面是一条牛仔裤,特别休闲的搭配,但戴妍琦觉得真好看。

她“嗯”了一声,然后两人并肩走在路上,缄默无言。 她想着,三年过去了,她的暗恋终于要结束了,突然就有种悲凉的感觉,街边有个流浪艺人扯着嗓子大声地唱,她就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儿,她突然就哭了。

肖时钦其实是有些喜欢坐在他身后的那个女孩。 这女孩子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亮亮的,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看得他心里一颤。

他们俩之间交集太多,经常要一起去开会,他一直记得她一边听着老师讲的一边唰唰的写着作业的样子,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他从没见过有人在开会时候这样,就一直看着她,她感受到这种注视就冲他眨了眨眼,就像只小狐狸。

她上课时总喜欢转笔,他总能听见笔掉落到桌上的“啪嗒”声,他听到时总无奈的笑。后来转笔掉落的范围扩大到了地上,通常转着转着就“啪嗒到了地上,他一听到这个声音就弯下腰帮她捡笔,一节课可能要捡十几次,她拿到笔的时候吐了吐舌头,他就觉得捡笔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了。

有次,他的眼镜突然散架,少了一颗小螺丝,他一个不经意把它掉到了地上。 戴妍琦便自告奋勇地帮他找,几乎把他们那块地方全部用手摸了一边,等她抬起手,掌心中是一颗小小的螺丝钉,她一直笑着看他,然后问他有没有奖励啊?当时他仿若看到星辰。神使鬼差拍了拍她脑袋,她发怔了一会儿,然后又笑了,倒是他,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转过去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她总是依靠着他,有事情也爱找他,上课的时候她常常用笔戳他的背,让他把头低下来。曾经也让他帮她擦黑板,她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只小鹿,让他突然就觉得心软的一塌糊涂 ,本来就爱帮助人,他就答应了。他似乎能感受到她的目光在背后。

他其实不怎么明白他对她究竟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似乎是缠在一起的线团,理不清。

他们关系是挺好的,但在外人眼里,似乎亲密地过分,然后他就听到了关于他们俩的传言,那一次那个和他玩的还好的男生当着他俩的面说这个的时候,他下意识看了戴妍琦一眼,看见那个女孩低着头,咬着嘴唇,无措的样子,让他莫名有些心疼。

对于这些传言,他是愤怒的,他不愿意成为别人嘴里的八卦,何况这不是真的,只是让他们两个不能好好的面对对方。他握紧了拳,指甲嵌入掌心,他准备和人好好“谈谈”。

下课的时候他又想起了女孩无措的样子,转过头轻声和她说“有我呢。”他看见女孩的嘴角扬起了弧度,他也忍不住看着她笑了。

这样美好的一个女孩。

他觉得他似乎是中了魔障,老是想着女孩巧笑倩兮的样子,她眉开眼笑的样子,和别人聊起天来眉飞色舞的样子。

不过他想,只有暗恋才会最保险吧,这样的女孩,怎么可能没有人喜欢呢?

毕业那天在谢师宴上面,戴妍琦的同桌偷偷找他,她偷偷告诉他:“妍琦在草稿本上写了你的名字呢。”他听到这句话,心就猛的跳了一下。

女孩自顾自地说:“你要加油啊把她追过来!”说完促狭地一笑就跑了。

肖时钦说不清自己的心情了,他平日里那么冷静的一个人,心似乎要跳出来了。

他的目光寻找着戴妍琦,她喝了很多,和一堆人大笑着,脸色有些酡红,他看见她偷偷在眼角抹去泪水,然后又和人大声谈笑。

等到要走的时候,他走到她身边“我和你一起走吧。”他想要找一个机会。

女孩一路上很沉默,他也不知道该怎样挑起话题,于是两人就像是并肩行走的陌路人。

戴妍琦在听到流浪歌手的歌声时停了下来,她很安静的听,和她刚才欢乐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肖时钦看到她的眼神有些阴郁。

一首歌结束,戴妍琦缓缓蹲了下来,把头埋得很低,他看见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她哭了。

他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有些手足无措,他默默递过去一张纸巾,他又想起女孩同桌的那句话“你要加油啊把她追过来。”

他也蹲下来“小戴,我……我喜欢你。”他说话说的特别慢,字字落实,生怕她没有听见。

他感受到女孩的身体剧烈抖了一下,她抬起脸,不可思议地看他,她的眼睛红红的,脸上还有泪痕,因为哭泣她的碎发黏糊糊地粘在额头上,看上去一点都不好看,可他还是觉得这个女孩真可爱。

“你说什么?!”女孩惊讶的注视让他有些窘迫。

“……就是你刚才听到的。”他微笑着把她的碎发别到脑后。

女孩呆了几秒,然后一声欢呼:“你说真的!我好开心!我一直不敢和你说呢!”她的笑容这样大让他觉得似乎天亮了一些。

戴妍琦懊恼着自己为什么一直不敢说,刚才还有这么矫情的想法,她看着面前的肖时钦,偷偷说了一句“好帅”,然后就看见男孩的脸微微发红了。嘻嘻。

她扑进了肖时钦怀里:“我超级喜欢你!”

肖时钦没说什么,把人搂紧。

幸好双向暗恋然后彼此都不知道的这种蠢事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

肖时钦庆幸着。

评论(1)

热度(33)